酒点发酵

高管频繁落马、假酒横行,茅台是快乐酒还是腐败酒?

2020年07月08日 18:39
分享: 微信

作者/青瓷

谈及茅台,无不牵动广大酒友的心弦,酒价、股价、市值屡成行业爆点。就在7月6日,茅台市值突破2万亿,正值掌声四起之际,随后传来茅台两位高管落马的消息,反腐的警钟再次敲响。

茅台高管频繁“落马”

7月7日,贵州省纪检监察委官方消息,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资料显示,现年59岁的张家齐曾是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2011年3月起,“空降”到茅台担任副总,直到2020年2月才卸任,时间维度长达近9年。

现年50岁的李明灿,最早是贵州茅台酒厂供销公司的一名普通业务员,之后一步一步升迁,在2015年7月至2020年3月期间担任茅台副总经理。此次被查前夕,李明灿还任职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

无独有偶。自袁仁国被捕后,茅台原有的10位副总(杜光义、杨代永、张家齐、何英姿、李贵胜、袁明权、万波、李明灿、王崇琳、钟正强)的人生轨迹悄然发生转变。截止目前,上述10人中,被查的已有4人,除了张家齐、李明灿外,另两人是王崇琳和杜光义,2019年12月,王崇琳因涉嫌受贿被黔西南州人民检察院逮捕;紧接着2020年1月20日,杜光义也因涉嫌为他人在获取茅台酒经营权等方面谋取利益而被提起公诉。

有部分副总则被调离,如2019年7月,何英姿调贵州省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也有部分副总因病卸任,如2018年7月,李贵胜因病不能履职而离职;还有部分副总则获得升迁机会,如杨代永和万波,目前两人的最新身份,皆是茅台集团副总经理。

随着茅台内部反腐的推进,原有的副总团队,10人中,仅剩下钟正强一人还在任上。

据资料显示,茅台近亲繁殖根深蒂固“圈子文化”盘根错节,自2019年以来,贵州茅台集团已有13名管理人员“醉倒”在茅台。

某公司员工贪利茅台获刑

不仅茅台公司高管因其葬送前途,就连普通公司职员也贪利茅台,踏上违法道路。

据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官方消息,某公司总裁办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将公司价值71万余元的茅台酒掉包后销售,从中获利30万余元。重庆江北法院依法对该案作出判决,二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九个月;拘役五个月,宣告缓刑六个月,查获假茅台酒179瓶予以没收。

高管频繁落马、假酒横行,茅台是快乐酒还是腐败酒?

截图来自:重庆江北区人民法院官微

据了解,2018年6月,被告人翟某某进入重庆某公司总裁办工作,负责接收、管理该公司使用的酒水。2018年10月至2019年2月,翟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用自己购买的假茅台酒调换公司的真茅台酒的方式,将公司存放在仓库的合计价值712207元的飞天茅台酒和十五年茅台酒卖予他人,并从中获利30万余元。2019 年 1 月至 2 月,被告人张某某明知被告人翟某某利用职务便利私卖公司的茅台酒,仍帮助翟某某出售价值 17 万余元的飞天茅台酒和十五年茅台酒,并从中获利 1 万余元。

2019年7月11日,翟某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自动到案。同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张某某抓获。二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赔偿了公司的全部损失。

重庆江北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翟某某作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司财物价值712207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依法应予处罚。被告人张某某帮助被告人翟某某非法占有公司财物价值 17 万余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依法应予处罚;张某某系从犯,应当从轻处罚。鉴于二人均系初犯,翟某某有自首情节,二人赔偿了公司全部损失,均自愿认罪认罚,故作出上述判决。

快乐酒还是腐败酒?

官员摘帽,国企董事长被免,贵州白酒交易被勒令整改,星力百货被指囤茅台牟利,动辄上亿的茅台假酒案屡禁不止……茅台到底是快乐酒还是腐败酒?

2019年4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然宣判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受贿、贪污、内幕生意业务案,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17350万元。经查,其家中一房间堆满了茅台酒。其夫人叹息: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

同样因茅台丢了仕途的还有光明建发集团董事长,年终述职晚宴上喝掉16万元1.3升装茅台酒被免职。

对此,人民日报发声:“一场晚宴喝掉16万元茅台,快乐酒还是腐败酒?”并展出海报以示警醒。

高管频繁落马、假酒横行,茅台是快乐酒还是腐败酒?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

3月23日,贵州白酒交易所借疫情营销,向赴鄂医疗队卖1499元飞天茅台,被贵州白酒交易所责令停止经营活动,全面进行整改。

4月21日,贵阳星力百货集团有限公司以164404瓶的茅台酒为抵押物向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直属支行,用于2.3亿借贷合同担保,引来外界围观。被指,其抵押行为或背离了茅台酒厂家的初衷,有“囤货牟利”或以酒抵押套现嫌疑。

值得关注的还有,为了谋求利益,不法分子不惜铤而走险,踏上制假售假的不归路。比如,山西太原警方侦破的特大网络销售假茅台酒案,金额高达2.1亿元。

6月23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联合市局经侦支队查获的大量假茅台,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其实,类似这样的案件屡见不鲜。

 诚然,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面,茅台也是把双刃剑,在于持剑者怎么驾驭。毕竟茅台市值已经破2万亿,2019年营收逼近1000亿至854.3亿元。贵州又是扶贫重点省份,茅台大任在肩。

(责任编辑:CF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