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酒事

珍酒再提价最高涨40元 酱酒涨价潮下催生囤酒热

2021年03月15日 16:05 来源:中华网酒业
分享: 微信

文/朱海仙

近来对于酒行业而言最热的词语莫过于“涨价”、“提价”。中华网酒业3月15日讯据市场消息贵州珍酒对公司旗下珍十五系列进行提价。

珍酒再提价最高涨40元 酱酒涨价潮下催生囤酒热

文件显示,珍十五经典版开票价上调40元/瓶,物流保证金为20元/瓶,原有的搭赠随货发出;珍十五匠心版开票价上调40元/瓶,物流保证金为20元/瓶,原有的搭赠随货发出;珍十五牛年生肖酒开票价上调30元/瓶,往年生肖酒在牛年基础上每年上浮10%,团购价和零售价每年上浮100元/瓶;珍八开票价上调30元/瓶,物流保证金为20元/瓶,原有的搭赠随货发出。

今年2月1日,贵州珍酒就对珍十五进行了停货,同时,公司还对珍三十开票价上调100元/瓶,并收取100元/瓶物流保证金;老珍酒开票价上调10元/瓶,并收取7元/瓶物流保证金。针对此次停货提价珍酒方面表示,意在提升品牌价值、维护终端市场有序发展。

事实上,早在2020年9月,贵州珍酒就曾对旗下珍十五、珍五(金版)等产品进行了提价。此次提价距离上次不过半年时间。

根据当时通知显示,为了维护市场价格统一,提高产品竞争力,经公司研究决定,自2020年10月1日起,珍三十取消搭赠政策,并加收40元/瓶物流保证金;珍十五(经典版、匠心版)开票价格上涨30元/瓶;珍五(金版)开票价上涨7元/瓶;老珍酒开票价上涨4元/瓶。

据官网介绍,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始建于1975年的“贵州茅台酒易地试验厂”。京东自营店显示,珍三十售价1518/瓶,珍十五598/瓶,珍五169.8/瓶,珍品780/瓶。

“涨价潮”下催生“囤酒热”

事实上不仅是贵州珍酒在不断提价,习酒、郎酒、国台、金沙酒等都不同程度的进行多次提价,中华网酒业曾暗访终端超市时发现茅台系列酒也在悄悄涨价。

这种“涨价潮”也催生了“囤酒热”。有不少经销商向中华网酒业表示,现在酱酒一天一价,一些强势厂家实施配额制,抬高代理门槛,很多业外资本也开始进驻这个领域,试图分一杯羹,很多商家手上有货的也都是先囤几年再出售。

另一位酱酒爱好者对中华网酒业说:“由于酱酒口感壁垒极强,好比你习惯了重口味的饭菜,再吃其他偏淡的食品就会不习惯,酱香白酒就是如此。一旦喝惯酱酒后对于清香、浓香这类香型的白酒就不太适应,现在酱酒持续涨价,前两年开始往家里囤酒。”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年底,央视财经在《经济半小时》栏目中提到,近三年,汕头的酒类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三年前,这里几乎是洋酒的天下,国产白酒几乎没人喝。但三年后的今天,一些洋酒缺乏购买力的支撑,价格不断下跌,酒类经销商不愿经营。而不同年份的中国白酒,价格却不断上涨,成了酒类经销商的香饽饽。特别是酱酒品牌,大量被囤积居奇。像郎酒、习酒、茅台系列酒等酱酒品牌成为经销商囤积的重点。

视频中一位叫林立欢的酒商测算,在潮汕地区,包括茅台在内的高中低端、新新老老的酱香酒,总存量应该在10万吨以上。他说,有藏酒的家庭每年会喝掉一些老酒,同时补充一些新酒。一次囤上几千万元的不在少数,在他看来存放个10年就可以涨10倍。”

珍酒再提价最高涨40元 酱酒涨价潮下催生囤酒热

一位熟悉潮汕酒商的业内人士对中华网酒业说:“无论哪个领域只要潮汕人入场必然会掀起一翻热潮,比如房地产、医疗等,酒也不例外,这波人非常精明且具有投资智慧。

真缺货还是“饥饿营销”

根据权图工作室,酱酒行业规模从2010年的353亿发展到2020年的1550亿,CAGR高达16%。2020年酱酒产量60万吨,同增9%/占比8%,销售收入1550亿,同增15%/占比26%,年利润630亿,同增14.5%/占比39.7%。

与此同时,基酒价格也在不断攀升。2020年的基酒价格相比往年同期涨幅高达20-50%,为近10年来之最。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省白酒产量2015年为42.79万吨,至次年达到顶峰49.01万吨,随后出现下滑,到2019年,规模以上企业白酒产量只有27.39万吨。尽管酱香型白酒的产销量份额较小,但因其产品盈利能力强,使得行业利润规模的占比相对较大,并整体呈增长趋势,已经初步形成产业集群效应。

就整个大酱酒产业而言可以划分为四大阵营:茅台酒牢牢占据着高端市场;超50亿规模的茅台系列酒、郎酒和习酒占据第二大阵营;规模在10-50亿之间的国台、金沙酒、钓鱼台、珍酒位列第三阵营,10亿以下的中小型酱香酒企尚未形成稳固的格局。

而在酱酒持续升温下,不少企业也开始集体发布缺货通知。今年1月14日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酱香酒公司”)因部分产品货源供应不足,向经销商发布致歉信。信中提到:由于产能、基酒、包材受限,部分产品无法按需供应。

1月12日,贵州习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发布《关于2021年春节前经销商打款发货的通知》。通知显示,根据公司目前的生产及销售情况,即日起,所有经销商春节前的打款及发货按全年配额的30%执行。

去年12月,国台酒业曾连发三条关于停货、调价的通知,涉及的产品主要为国台国标酒、国台酱酒和国台的定制酒产品。

贵州醇方面也是如此。进入1月份,囿于包材、物流限制等原因,贵州醇相关产品出现市场告急。

有业内人士认为,白酒行业进入存量博弈时代,整体产量呈下滑态势,企业需要保持每年完成增长指标,提价无疑是最直接获利的途径。向来是物以稀为贵,有影响力的品牌制造市场紧俏的现象,利用饥饿营销的手段提高产品价格也就顺理成章了。

回过头来,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酱酒整体产量并未大增,营收净利却突飞猛进,厂家是真缺货还是在“饥饿营销”抬高价格?真正被消费者喝掉的酱酒有多少?又有多少被囤积居奇?关于此类问题,中华网酒业将在下期继续报道。

(责任编辑:CF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