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酒事

​企业抢注“满井水”、“潮代”、“院士酒” 奇葩商标大PK

2021年03月17日 19:07 来源:中华网酒业
分享: 微信

文/朱海仙

面对2020年疫情的冲击各大行业陷入困境,业绩遭遇下滑,但是白酒行业却彰显出强劲的抗风险能力。

中华网酒业3月17日讯 根据近期公布的业绩快报来看,多家白酒企将交出一份靓丽的成绩单,尤其在第四季度业绩大放异彩。

在整个白酒行业一片欣欣向荣之际,酒类商标成为了“香饽饽”。

酒类商标“出圈”

3月9日,广州一家品牌营销公司格劳斯GLSGROUP新增“百酒酒BaiJiuJiu”商标信息,国际分类涉及酒,申请日期为2021年3月9日,商标状态为“注册申请中”。

据企查查显示,丁真签约的公司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田野男孩”、“甜野男孩”相关商标,国际分类为33酒,目前商标状态均为“注册申请中”。

另外,乳业领军企业蒙牛公司于3月4日申请“奶啤气”商标,国际分类为33类酒、32类啤酒饮料、29类食品,商标状态均为“注册申请中”。

近期,电视剧《赘婿》热播,“虎虎酒”在剧中是一款饮下后能使人“生龙活虎”的酒。随着电视剧的火热,这款“虎虎酒”很快被两家公司申请注册商标,国际分类涉医药、酒。

其实酒类商标“出圈”并不少见。早在11月份华为宣布出售荣耀的同时也申请注册了“荣耀”商标,国际分类为“32-啤酒饮料”,申请日期为2020年11月9日。

那么不禁要问,业外资本为何抢注酒类商标?

首先,白酒行业是一块“肥肉”各路兵马都想“咬一口”。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740.73万千升,同比下降2.46%。纵向来看,白酒行业自2016年的1358万吨下滑到2020年的740万吨,全国白酒产量5年下滑45%近乎腰斩。

尽管产量逐年下滑,但丝毫阻挡不了白酒净利大增的趋势。2020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销售收入5836.39亿元,同比增长4.61%;实现利润总额1585.4亿元,同比增长13.35%。尤其是酱酒产业持续升温,以8%的产能贡献了1585亿元的利润,占整个白酒行业39.7%。

资本是逐利的,无法抗拒白酒带来的巨大利益。资本实力雄厚的企业具有较强的溢出效应(也叫“外部性”)。外部性是一个企业主体对另一个经济主体的福利所产生的外部影响,实施这种影响的主体会因此获利。通常资金雄厚、技术强的平台类企业较易溢出,比如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这也是大企业发展的必然结果。

我们看到像京东、天猫等此类企业均有打造酒业版图。中华网酒业还注意到,日前京东关联公司入股了搜茅网。除互联网巨头外,一些资本大鳄也在抢滩白酒市场,如天士力集团、复星集团等。此外近期华润集团下辖子公司也与景芝酒业进行了接触,物美超市自有品牌良食记悄悄推出光瓶酒。

奇葩商标大PK

除业外资本抢注酒类商标外,行业内也掀起了一波商标申请热潮,其中不乏“潮代”、“满井水”、“假如没有这只凤凰龙的传人何等寂寞”等看似奇葩的商标。

今日(3月17日)中华网酒业获悉,洋河股份新增“梦蓝飞天”商标申请,分类为酒,申请日期为2021年3月11日,商标状态为申请中。2月24日洋河股份还新增“蓝粉”、“绵柔梦”商标信息,国际分类涉及酒,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3月2日西凤酒业申请注册商标“假如没有这只凤凰龙的传人何等寂寞”,适用范围为广告销售,目前处于正等待受理阶段。

3月9日获悉,水井坊新增“明井”商标信息,国际分类涉及酒,申请日期为2021年3月4日,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3月水井坊集中申请注册了包括“秋酌”、“满井水”、“天陈佳酿”、“风华绝代”、“大江岁月”、“兴天下”在内的数个新的商标,而其新注册的商标国际分类也都是相同的33—酒类商标。

另外,中华网酒业通过天眼查获悉,泸州老窖新增“高光”商标信息,分类为酒,申请日期为2021年3月3日,商标状态为申请中。早在1月份泸州老窖就陆续申请注册了包括“潮代”、“泸渊”、“大师品味”在内的多个国际分类同样为33—酒类的商标。

无独有偶,近期,舍得、山西汾酒等多家酒企也纷纷申请了新的酒类商标。2月23日,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新增“海水江崖”商标信息,国际分类涉及酒、啤酒饮料,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舍得酒业新增“陶醉老酒馆”“沱牌老酒馆”商标信息,国际分类涉及酒,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茅台集团因总工王莉入围院士一事引发争议,在“院士热”下一款“院士酒”在市场上悄悄走红。更不可思议的是,多家公司申请了与“院士”相关的商标,包括“院士酒”、“院士橙”、“院士茶”、“院士稻”、“院士红”、“院士田”、“院士谷”等。

还有甚,一些企业抢注名人名号和热点事件,如“钟南山”、“钟南山壮功酒”。不过商标抢注事件曝光后,引发了社会的强烈抗议,相关职能部门相继驳回了注册申请。一些急于注册的企业公开道歉,北京一家商标代理公司被罚款10万元。

尽管对于企业而言,商标是无形财产,但是企业在申请注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的规定,具有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实际需要,切勿过分跟风、抢注热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条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申请注册的商标与知名人物姓名、企业字号、企业名称简称或者其他商业标识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情况不予注册。

商标背后的利益博弈

面对“假如没有这只凤凰龙的传人何等寂寞”、“风华绝代”、“海水江崖”此类商标不仅让人心生笑意,其实类似奇葩的商标也发生在圈外。如阿里巴巴注册了“阿里爷爷”、“阿里妈妈”、“阿里弟弟”;而小米也好似开起了粮油店,注册过的商标里不仅有“玉米”、“大麦”、“小麦”,“蓝米”、“橙米”、“绿米”等各种颜色的米也被其注册一空。

去年一纸腾讯与老干妈民事裁定书,将二者推上舆论漩涡。不少网友开始扒拉出老干妈的“商标族谱”,老干妈公司曾注册过192个商标,许多衍生词如“老幹妈”、“老干爹”、“老姨妈”等,都已被“老干妈”公司申请为商标。

看似令人发笑的商标,背后却牵扯的是真金白银的法律较量。

众所周知的“杜康牌”商标案,陕西白水杜康与河南洛阳杜康因争夺“杜康牌”商标,持续了长达20多年的商标争夺战,直至2018年4月,河南高院的终审判决对白水杜康的上诉诉求均不予以支持,并赔偿洛阳杜康1500万元。这才结束了这场持久战。

然而,持续20余年的“杜康牌”之争,却只带来了“两败俱伤”的结果。

还有富邑集团与子公司南社布兰兹“奔富”商标争夺案,直至2020年4月长达十年的争名“悬案”才得以尘埃落定。

主攻年轻消费者的江小白因争夺“江小白”商标与江津酒厂长跑7年,古井贡酒和剑南春因“年份原浆”商标对薄公堂,贵州问渠成裕酒业有限公司注册“王者荣耀”商标被腾讯告上法庭。

除企业之间的商标争夺外,另一方面促使企业抢注商标的原因是,酒行业乱象层出不穷。近年来打插边球的产品频生,如“江晓柏”、“将小白”、“云小白”……茅台、五粮液、洋河仿品也不少,当年赖茅被茅台收回商标重新上市,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肃清市场。

事实上,商标之争的背后是利益的博弈。商标是企业的“护城河”,加之业外资本频频涉足酒类领域,酒企扎堆注册商标是保护自身也是在净化市场。

(责任编辑:CF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