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基金 科技 数码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2020年05月20日 11:15 来源:透镜公司研究
分享: 微信

本文由透镜公司研究与腾讯财经联合出品

核心提示:

1.贵州茅台常年存在隐藏利润的嫌疑,其具体操作手法是:在收到经销商货款之后,茅台涉嫌故意压货缓发以延长交货周期,只要这些货不交到经销商手里,茅台收到的货款就只能算作预收账款,可以暂时不在利润表中立即确认收入——茅台历史上似乎一直在通过控制发货节奏甚至是销售节奏的方法,来控制其营收确认节奏,该公司去年通过这种方法隐藏起来的利润可能达到百亿级,占其当期利润的比例可能达到25%左右;

2.贵州茅台隐藏利润的主要线索有三:一是其账上的存货数字——在市面上茅台酒普遍缺货的情况下,茅台仓库里的成品酒现货似乎够卖两个多月;二是其高额的预收账款——在库存成品酒现货足够的情况下,茅台预收了经销商货款超百亿却疑似压货不发;三是其大额的递延所得税资产——这些递延资产暴露了茅台合并报表范围内存在巨额茅台酒内部流转交易的线索,而这些交易所产生的大额“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又为茅台隐藏利润提供了新依据;

3.贵州茅台隐藏利润的上述证据并不是孤立的存在,它们可以形成相互印证、彼此支撑的证据链,对这些指标的测算正是我们得出“茅台可能隐藏了25%利润”这一结论的核心依据;而且茅台对发货和收入节奏的控制很有意思:仓库里有多少可供出售的现货成品酒,他们就预收经营商大约多少货款,其预收款可以略微少收,但绝对不会多收,以保证能够随时履约为宜——而且这并不是茅台在某个年份的特例,他们常年如此。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疑点分析:

风口不飞浪口不倒,茅台涉隐藏利润?

贵州茅台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的业绩增长一如既往的稳健:

2019年全年和2020年一季度,贵州茅台实现的总营业收入分别为888.54亿元和252.9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10%和12.54%;同期内,贵州茅台实现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达到了412.06亿元和130.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17.05%和16.69%。

作为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比较奇怪的问题:在茅台酒市面奇缺、一货难求、价格“飞天”的2019年,贵州茅台的业绩并未出现超额大涨;同时,在疫情蔓延,餐饮业受到重创的2020年一季度,贵州茅台的业绩似乎也未受到太大的冲击——在风口中飞不起来,在大浪中也没倒下,无论外面“大风大浪”如何风格转换,我自岿然不动,不改持续稳健增长——贵州茅台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贵州茅台是否存在故意隐藏当期利润、并将隐藏起来的当期利润用于调节未来利润的可能?其实透镜公司研究早就对贵州茅台有这方面的怀疑,2019年到2020年一季度从“风口”到“浪尖”的风格转换过程中,贵州茅台稳健得出奇的财务表现,更加深了我们的质疑。

在本文中,我们接下来提到的贵州茅台隐藏利润的方法,其实跟万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确实隐藏利润的话,贵州茅台和万科最大的可能方式都是通过操纵收入确认节奏来达到隐藏利润的目的。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基于会计准则的审慎性原则,在商品与服务交易过程中,卖方企业在收到客户的合同付款后,如果此时双方买卖标的商品或服务尚未交付(比如收到货款但尚未发货,或虽已发货但客户尚未完成检验、测试、验收等),则该卖方企业不能确认相关项目的营收,只能将收到的相应货款记入到资产负债表的预收账款或合同负债项下,只有当相关产品或服务无异议交付后,该卖方企业才能将前述预收账款或合同负债正式结转为营业收入,同时确认成本和利润——会计准则如此设计,原本是为了防止企业提前确认收入粉饰利润,但同时却也为企业隐藏收入和利润提供了可能的通道。

贵州茅台如果隐藏利润,最便捷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在完成上一报告期设定的业绩目标后,干脆直接暂停接受新订单,把剩余的酒存进仓库里,有货也不卖;二是,在收到经销商的酒款之后,故意延迟发货,只要货还在公司仓库里没发出去,贵州茅台就可以一直将收到的货款挂在预收账款或合同负债上,而不必马上确认营收和利润。

很多像贵州茅台、万科这样的优质上市公司都通过类似的方式隐藏利润,至于隐藏的动机,可能主要是想给公司未来粉饰出可持续增长的空间——毕竟,这些利润并不是真的永久性隐藏起来了,只不过是被人为地延后确认了而已,一旦相关公司因遭遇行业不景气或其他重大突发事件面临业绩下滑压力时,他们就可以将前期隐藏起来的利润择机释放出来——这或许正是大家看到贵州茅台业绩“风口不飞、浪口不倒”的重要原因。

证据链分析:

存货、预收双高,关键指标相互佐证

既然透镜公司研究怀疑贵州茅台通过上述方式来隐藏利润,那么大家接下来可能想问:证据在哪里?

存货证据:

市面茅台酒奇缺,茅台库存却够卖两月

贵州茅台通过上述方式隐藏利润的第一项证据在于其蹊跷的存货数据——众所周知的是,贵州茅台的产品一向是市场紧俏货,供不应求是常有的事情,尤其是2019年这一问题尤为突出,消费者通过正常渠道很难买到正价的茅台酒,所以导致全国各地茅台酒黄牛横行,正品价格一再“飞天”——按照这个逻辑,贵州茅台的仓库里不应该有大额的成品茅台酒现货库存才对,但问题是:该公司账面上的现货茅台酒库存却差不多够满足该公司至少两个月的销售需求。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截至2019年底,贵州茅台的存货账面价值达到了252.85亿元,其存货主要为在产品及半成品,但也有数量不菲的成品现货,其存货的具体结构为:在产品113.66亿元,半成品106.27亿元,原材料18.98亿元,库存商品13.94亿元——也就是说,在贵州茅台的仓库里,可以随时用来对外出售的茅台酒现货库存的账面价值达到了13.94亿元。

贵州茅台去年全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为854.30亿元,简单算术平均后其月均销售额约为71.19亿元——表面上看,相对其月均销售额而言,贵州茅台13.94亿元的成品现货库存账面值确实不高,似乎完全符合外界对其“缺货”的一般认知——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在会计准则层面,企业的存货一般是按成本入账的,并不是按其市场销售价格来入账,如果相关企业的产品毛利润率奇高,那么外界所看到的该企业的存货的账面值,相比这部分存货的实际市场价值而言是被严重低估的——贵州茅台正属于这种情况。

透镜公司研究根据贵州茅台2019年利润表的核心数据计算,该公司主营业务去年的平均毛利润率高达91.30%,按照这个平均毛利润率测算,贵州茅台以成本价入账的13.94亿元存货现酒的实际市场价值可能高达160.23亿元——也就是说,贵州茅台仓库里的这些现货成品酒,可能差不多可满足该公司超过两个月的销售需求。

一边是消费市场上严重缺货导致黄牛横行茅台酒价格“飞天”,另一边是贵州茅台仓库里积压的现货成品酒够卖两月有余——这是什么逻辑?是因为这些堆在仓库里的现货成品茅台酒卖不出去?还是贵州茅台基于隐藏利润的目的压根就不想卖?

预收款证据:

仓库不缺现货,却大额预收百亿不发货

贵州茅台隐藏利润的第二项证据在于其长期以来持续居高不下的巨额预收款数据。

截至2019年底,贵州茅台的预收账款达到了137.40亿元,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自从2016年以来,贵州茅台的预收账款就一直居高不下,最高的2016年底该公司的预收账款曾一度达到175.41亿元的高位,其去年底的预收款相对而言虽处于最近几年的低位,但仍然占其当年总营收的15.46%。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如果将贵州茅台的存货数据和预收款数据两项指标对此来看,大家或许不难发现这么一个问题:一方面,贵州茅台的仓库里堆放着市场价值高达约160亿元随时可供出售的现货成品酒,而与此同时,该公司却又在预收了经销商高达137.40亿元货款后疑似拒不发货——如此违背正常逻辑的财务数据对比,似乎让外界有更多的理由相信:在收到经销商的货款后,贵州茅台在其仓库中明明有足额现货可发的情况下,故意压货不发或缓发,其目的就是为了通过控制发货节奏,来调节收入确认节奏,进而达到隐藏当期利润,调节未来利润的目的。

而且,从库存成品酒市场价值约160亿,预收账款大约137亿这一组数据不难看出,贵州茅台的预收款规模控制得似乎挺有“市场艺术感”:不能多收,但也不能过度少收,以仓库存货为准,以能保证可随时足额履约交货为宜——而且,这绝不是2019年独有现象,贵州茅台长期以来一直存在这种现象。

不过,透镜公司研究需要提醒的是,贵州茅台于今年调整了部分会计政策,2020年之后该公司合并资产负债表上已经不会再有“预收账款”科目了,贵州茅台根据其预收款的具体性质,将原来的预收账款细化并拆分成了“合同负债”和“其他流动负债”两项,大家以后做相似研究时应注意这一会计口径的变化。

递延资产证据:

现酒疑内部空转,暴露大额未实现利润

除了存货和预收款之外,贵州茅台隐藏利润的另一项证据在于其递延所得税资产——递延所得税资产暴露了大量的茅台酒在贵州茅台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内部“空转”的痕迹。

截至2019年底,贵州茅台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为11亿元,而这笔递延资产的最主要来源,则源于贵州茅台去年高达25.72亿元的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仅此一项就让该公司产生了6.43亿的递延所得税资产——这跟贵州茅台25%的企业所得税适用税率一致。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何为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如何产生递延所得税资产?

假设甲、乙都是A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其中甲是A的生产部门,专注生产;乙是A的销售部门,专注销售:甲向乙出售100万元产品,并从中获得20万元税前利润,同时按25%税率缴纳5万元所得税,产生净利润15万元——这笔交易所产生的100万元营收、15万元净利润和5万元所得税会在甲公司的个别利润表中完整体现,但却不会进入母公司A的合并利润表,因为A公司在合并报表时需要将上述交易视作同一控制下的内部交易(未实现对外销售)进行抵销,甲公司的上述15万元净利润就成了A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同时甲公司5万元的已缴所得税款也在A公司的合并报表中成了递延所得税资产——只有当乙公司向A公司合并报表体系外的第三方售出上述100万元的产品时,A的合并报表才能正式确认相关交易的营收和利润,并将上述5万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转出资产负债表。

由于贵州茅台并未公布其“内部交易”的相关细节,所以透镜公司研究只能根据其产品和业务模式进行上述场景假设并猜测,这种猜测不一定完全准确,但应该“八九不离十”——同时,基于上述场景案例不难理解以下两点:

一是,在贵州茅台合并报表体系内,可能至少有数十亿级别的现货茅台酒在通过内部交易“空转”,没有实现外部销售——这一点是不是跟前面所提到的存货和预收款分析似曾相识?这些在内部“空转”的茅台酒到底是卖不出去?还是贵州茅台压根就不想让它们过早地卖出去?外界是否可以将这25.72亿元的“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视作为被贵州茅台隐藏起来的利润的一部分?

二是,贵州茅台可能通过大额内部交易来沉淀递延所得税资产,达到隐藏部分当期利润的效果,因为被“递延”的不只有所得税资产,其利润也被一并“递延”了:递延所得税资产的产生过程和逻辑其实就相当于:企业将未来应该缴纳的所得税提前到本期先行缴纳,达到当期多缴税降低利润,未来少缴税释放利润空间的财务调节目的——这是一种新的利润隐藏方式,但从贵州茅台数据来看,这种方式下隐藏的利润相对较为有限,本文不作进一步的重点分析。

回溯分析:

利润隐藏或超百亿,占比达25%

前面解释了贵州茅台隐藏利润的路径和相关证据,接下来大家的悬念或许在于:它们通过上述方式到底隐藏了多少利润?这种利润隐藏行为到底是2019年独有现象,还是长期一直存在?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通过对贵州茅台2019年财报的分析,透镜公司研究认为,贵州茅台去年通过上述方法隐藏的利润可能高达百亿级,占该公司当期利润的比例达到25%左右——至于具体测算方法,我们可以围绕着上文提到的存货和预收款两项最可疑的指标来寻找突破:

从存货角度来看,2019年是茅台酒奇缺之年,理论上贵州茅台的仓库里不应该存放够卖两月有余的大量现货成品酒,只要贵州茅台愿意,将这些库存清理掉估计可能是分分钟的事情——如果这样的假设成立,贵州茅台仓库里市场价值近160亿元的库存茅台酒应该都可以在2019年卖出,那么在91.30%的毛利润率不变的情况下,通过这些库存商品的销售,贵州茅台2019年可以取得约146亿元的毛利润增量,在扣除相关的发货成本及25%的企业所得税后,贵州茅台最终的净利润增量很可能超过100亿元;

从预收款角度来看,贵州茅台2019年底的预收账款达到了137.40亿元,而前面的分析结果表明,贵州茅台的仓库里市场价值160亿元的现货成品酒应该可以满足与这笔预收款对应的发货需求——如果这样的假设成立,贵州茅台去年底按收到的客户预收款订单足额及时发货,那么在91.30%的整体毛利润率水平下,这笔预收款转化为营收后,将给贵州茅台带来大约125亿元的毛利润增量,在扣除相关的发货成本及25%的企业所得税后,贵州茅台2019年最终的净利润增量很可能超过90亿元。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因此,无论是从存货还是从预收款哪个角度推算,贵州茅台2019年隐藏的利润可能都达到百亿级左右,这个数字差不多占该公司当期净利润的25%左右甚至更高,因为2019年贵州茅台合并报表净利润数字是439.70亿元,其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2.06亿元。

最后,透镜公司研究需要再次特别强调的是,通过上述方法隐藏利润,绝不是贵州茅台2019年独有的现象,这种情况一直长期存在——最近几年来,贵州茅台的存货、预收款以及递延资产长期居高不下,2019年并不是该公司上述指标的最高水平(贵州茅台业绩大涨的2016年,该公司的预收款和递延所得税资产就明显远高于2019年,同时其存货也不低,其当时的利润隐藏估计也不少),至于贵州茅台其他年份可能通过上述方法隐藏了多少利润,感兴趣的投资者可以根据透镜公司研究本文提供的方法和线索做进一步的研究。

(责任编辑:CF007)

相关文章

为什么买不到茅台酒?贵州茅台年报里藏了这些秘密

贵州茅台常年存在隐藏利润的嫌疑...

来源:透镜公司研究

走摆摊去!青岛啤酒C位出场

城市烟火味,最抚凡人心,炊烟袅袅的烧烤大排档里,滋啦的烧烤味、鲜红油亮的小龙虾、冰爽的青岛啤酒,才是城市夜生活的C位。...

来源:中华网酒业

珠江啤酒4-5月连续增长,关于提价、新品方面计划披露

6月3日,珠江啤酒方面在接受投资者电话调研时表示,公司4月份销量同比增长近10%,5月增长约6%。...

来源:中华网酒业

汾酒两款产品将于7月15日停产升级

​6月4日,微酒获悉,汾酒方面下发了《关于45度玻竹/45度牧竹计划停产的通知》。...

来源:中华网酒业

ST岩石:收到上交所询函 涉及白酒业务、重大诉讼、关联交易等方面

6月4日,ST岩石晚间公告称,公司于6月4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上证公函(...

来源:中华网酒业

郎酒:筹建专用高粱标准化体系

​6月3日,郎酒集团副董事长汪博炜率领郎酒品质研究院团队与四川农科院水稻高粱研究所,巡察泸州郎酒专用高粱实验田和自贡高粱种植基地,深入探讨“...

来源:中华网酒业

百润股份: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受理

百润股份6月4日晚间公告,证监会对公司提交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材料进行了审查,决定对该行政许可申请予以受理。...

来源:中华网酒业

向平卸任贵州茅台销售公司董事长 王晓维重新担任

6月4日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近日,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向平卸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均由王晓维接任。...

来源:中华网酒业

【深度】国台闯关IPO 闫希军“补丁”思考 中小型酒企价值几何?

5月22日,国台酒业披露IPO招股书,拟公开发行不超4282.1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不高于10.50%。...

来源:中华网酒业

负债高企经销商入股 国台酒业恐难复制茅台神话

为了降低负债率,引入经销商作为实控人持股平台的出资人,或会增加国台酒业过会的不确定性。...

来源:中华网酒业

【深度】酒鬼酒浮沉录

​2019年12月下旬,一出甜蜜素的风波,让沉寂多时的酒鬼酒(000799)再次成为焦点;举报人与厂商双方一来一回的强硬声明,也让事实更扑朔...

来源:投资界

名品世家停牌8个月后,复牌备战新三板精选层

目前,名品世家正在推进新三板精选层事宜,已报送了辅导备案材料。目前辅导备案已被北京证监局登记确认,辅导期自2020年5月8日开始计算,辅导机...

来源:中华网酒业

华致酒行2020年面临三大风险 五大措施曝光

6月3日,华致酒行发布了2日下午举行的2019年度股东大会的相关信息。中华网酒业随后从华致酒行方面了解到,本次股东大会的亮点集中在华致酒行逆...

来源:中华网酒业

强敌环伺,国台IPO能否成功登陆A股实现“弯道超车”?

上市或是国台“弯道超车”的关键?...

来源:新经销

与保荐机构关系特殊、或涉嫌利益输送,国台如何冲刺“酱酒第二股”?

国台酒业一路“狂奔”,但带来的“后遗症”是资产负债率远超同行,面临较大偿债压力...

来源:凤凰网财经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酒业频道合作热线:010-56176101